ZAO WOU-KI (ZHAO WUJI, 1921-2013)
ZAO WOU-KI (ZHAO WUJI, 1921-2013)
1 更多
Where Christie’s has provided a Minimum Price Guar… 顯示更多
趙無極 (1921-2013)

細節
趙無極
趙無極 (1921-2013)

油彩 畫布
55 x 46 cm. (21 5⁄8 x 18 1⁄8 in.)
1955年作
款識:无極ZAO 55 (右下);ZAO WOU-Ki Fleurs 1955 (畫背框架)
來源
巴黎 皮耶勒布畫廊
瑞士 私人收藏
紐約 赫爾維畫廊
私人收藏
倫敦 蘇富比 1999年10月21日 編號71
亞洲 私人收藏

此作品附趙無極基金會於2016年9月5日所開立之保證書
此作品已登記在趙無極基金會之文獻庫
出版
1994年 《趙無極1935-1993》 Pierre Daix 著 巴黎 Editions Ides et Calendes 出版 (圖版,第85頁)
2019年 《趙無極油畫全集 第一冊 1935-1958》 F. Marquet-Zao 與 Y. Hendgen 編輯 法國 巴黎 Flammarion 出版 (圖版,第P-0422圖,第198及312頁)
注意事項

Where Christie’s has provided a Minimum Price Guarantee it is at risk of making a loss, which can be significant, if the lot fails to sell. Christie’s therefore sometimes chooses to share that risk with a third party who agrees prior to the auction to place an irrevocable written bid on the lot. If there are no other higher bids, the third party commits to buy the lot at the level of their irrevocable written bid. In doing so, the third party takes on all or part of the risk of the lot not being sold. Christie's compensates the third party in exchange for accepting this risk provided that the third party is not the successful bidder. The remuneration to the third party may either be based on a fixed fee or an amount calculated against the final hammer price. The third party may also bid for the lot above the irrevocable written bid. Where the third party is the successful bidder, the third party is required to pay the hammer price and the buyer's premium in full.

榮譽呈獻

Jacky Ho (何善衡)
Jacky Ho (何善衡) Head of Evening Sale

拍品專文

「我的畫作逐漸變得模糊難辨。靜物和鮮花不復存在。我意在創造一種充滿想象且不可釋讀的書寫。」趙無極

1954-1955 年標誌著趙無極藝術生涯的重大突破,他獨闢蹊徑,將東西方文化 融會貫通,用他的話說,即是「充滿想象且不可釋讀的書寫,」一種世界共通 的語言,超越了文明的界限。他開始有意識地將中國文化的核心元素融入自己 的創作,同時兼收並蓄,充分發揮自己對中國畫的理解。趙無極的甲骨文系列 展現了其首次將書法與繪畫相結合,甲骨文是中國最早的書寫形式,起源可追 溯至商代,在牛骨及龜板上刻畫成字。這種在動物材料上雕刻文字的古老形式 帶有宗教目的,旨在向上天占卜氣象與凶吉。正因如此,趙無極在回歸經典本 源的同時,將其中的精神成分與自然元素聯繫起來,這正與古老傳統不謀而合。 儘管趙無極將甲骨文解構成無序的線條, 它們依舊是書法的核心本質與承載 形式。趙無極在孩提時隨祖父學習的深厚中國書法知識培養了他對抽象的 反思,與此同時,西方主要藝術家也同樣致力於通過研究東方書法來尋找替代 表達方式,以推動他們的抽象實踐。

阿蘭·喬弗洛伊在1955 年,亦是《花卉》完成的同年,如此寫道:「趙無極的 繪畫展示了中國視界裡的宇宙,其中模糊和距離表達了沉思的精神,而不是沉 思的對象,成為一種共同的現代視覺。那些看似截然不同的畫家,諸如保羅·克 利,馬克·托比或亨利·馬修都與趙無極殊途同歸。」正如阿蘭·喬弗洛伊注意到的, 來自紐約(馬克·托比、傑克遜·波洛克、弗朗茨·克萊恩)和巴黎(漢斯·哈同、 彼埃·蘇拉吉、喬治·馬修)的一群西方藝術家也探索了將中國書法融入其藝術 創作的概念,以及利用飛濺的墨水與顏料創造光線與空間的萬千變化。這些藝 術家對中國書法和象形文字的抽象美、多義性及神秘感充滿興趣,他們將自己 理解中的東方精神與抽象表現主義的動態和自由書寫的自發性融為一爐,將書 法固有的手勢運動和藝術家的內在性調和成為抽象作品。

藍色與紫色的光暈從畫面中央的書法部分四散開來,《花卉》優美地展示了書 法的精神魅力,將一幅風景的不可觸知轉化為共通的語言。旨在融匯書寫和繪 畫的國際運動將美洲、歐洲和亞洲的藝術家召集在一起,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 發展之一。趙無極與這三大洲皆有深刻淵源,因此在這場運動中有著特殊優勢 地位。趙無極這段時期內的許多作品都展示了他想要通過抽象形式闡釋自然 力量的雄心。顯而易見,這些畫作的題目都指向自然現象,關注轉瞬即逝的創 造與能量的表達。「我想要畫看不見的東西,生命的呼吸,風,移動,生命的 形式,色彩的迸發和融合。」收藏於巴黎蓬皮杜中心的《風》,創作於1954 年, 正是《花卉》的前一年,被認為是趙無極的第一幅抽象畫作,亦是抽象主義歷 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趙無極由此確定了以高度主觀和感官的方式將不可見化 為可見的理念。

儘管題目《花卉》喚起了自然中一種極為具體的概念,整幅畫面構圖依舊精湛 絕倫地呈現了一種仿佛在凝視自然的深刻強大之感。觀者可以感受到風掠過畫 面的呼吸,花瓣與落葉仿佛在失重的空間裡移動,正如「閒花落地聽無聲」 之詩意。儘管趙無極在之前的畫作上以單色背景繪製抽象符號,《花卉》作為 獨一無二的例子,趙無極巧妙地將受甲骨文啟發的符號融入層次豐富的背景之 中,藍色、紫色、黑色和白色的色調將罕見的深度化為沈默而莊嚴的優雅。 《花卉》是趙無極一生創作的五幅花卉元素作品之一,無疑是其階段性的大師 之作。正如趙無極所說:「符號與色彩之間並無界限,通過各種色調的結合向 我揭示了深度的問題。」

更多來自 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藝行者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