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晓艺术作品估值的秘密

揭晓艺术作品估值的秘密

龟裂、笔触、盖章、水印、铜锈……六位分别来自佳士得古典油画、版画及限量作品等部门的专家与您分享他们为艺术品估值的方法及原因

古典油画

“‘艺术家’签名在大约十五世纪的文艺复兴初期时开始广泛流行起来。”佳士得古典油画部日间拍卖主管Maja Markovic表示。“也正是在此时,艺术家开始摒弃行会制度,将个人创造力与自发性注入作品中,以名字、符号或姓名缩写的方式为作品签名,展示自己的骄傲成果。”

签名的作用不仅在于确定创作者身份,亦可以用来比照艺术家专题目录中的签名风格,Markovic认为“签名可以帮助确定作品创作年代,因为艺术家的签名随时间流逝而有所改变”。

然而事情并不总是如此简单。拥有大型工作室的艺术家常常会在助手帮忙绘制、甚至完全出自助手的画作上签名,只要作品质量符合其标准即可。

如今人们知道,艺术家的追随者们也常常伪造大师签名,几百年后亦有人受利益驱使,在作品上添加签名。“十分重要的一点是要确认签名与艺术家已知的惯用签名方式一致,而且签名是在原本颜料之中,而非颜料龟裂层之上。”Markovic强调道。“这些因素都可能彻底改变作品价值。”

在上图中,小大卫·特尼尔的签名位于铜画板的左下角,亦标记了作品完成的年份,这些信息对后世判定艺术家身份和作品纪年十分有利。

小大卫·特尼尔的签名、纪年和自画像,来自其作品《火腿早餐》
小大卫·特尼尔的签名、纪年和自画像,来自其作品《火腿早餐》

“他还在背景中画下一幅带有纪年的自画像,再次于作品上签下自己的名字。”Markovic表示。“可见此画是艺术家十分自豪的创作。”2019年,此作于佳士得以4,746,250英镑的价格成交,刷新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

中国书画

在中国书画过去1,500年历史中,艺术家精进绘画技巧的一个重要方式,便是临摹书画大家手笔甚至学习模仿签名,佳士得中国书画部专家莫友柯(Malcolm McNeill)解释道。因此,为作品断代纪年并确认真伪便显得较为棘手。

然而在专家的火眼金睛下,可以找出许多隐藏线索。“对大部分艺术家而言,创作书法或签名时的惯用笔势果断决然,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专家说道。“伪造者的笔触则无可避免地更加拖沓,缺少自信。你能够看出他们在落笔时的停顿和迟疑。”

艺术家钤印也同样复杂。“仔细观察会发现,每方印章都有微小裂痕缺口。想要完美复制几乎是不可能的。”莫友柯如是说。佳士得专家经过训练,能够分别出这些不同之处,在为中国书画作品估值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文征明(1470-1559),《行书七言诗卷》,嘉靖癸丑(1553)闰三月廿又三日书。46 x 900公分 (18 18 x 354 38 吋)。2019年5月27日于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83,227,500港元
文征明(1470-1559),《行书七言诗卷》,嘉靖癸丑(1553)闰三月廿又三日书。46 x 900公分 (18 1/8 x 354 3/8 吋)。2019年5月27日于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83,227,500港元

早期欧洲雕塑

“为雕塑作品估值时,我会把它翻转过来,检查那些艺术家未曾想公诸于世的部分。这有助于我判定雕塑的创作方式、完成时间和创作地点。”佳士得早期欧洲雕塑及工艺精品部门主管Milo Dickinson说道。“若是青铜雕塑,则我会留意雕塑中是否有空腔,若有则证明雕塑乃采用早期失蜡法铸造而成。十五世纪以失蜡法制成的雕塑都比十八世纪的雕塑厚重,因为铸造工艺随时间推移而不断演进。”

下一步是寻找雕塑表面氧化现象不太严重、基本没有铜锈的部分。“这样比较容易确定金属中的元素组成。”Dickinson表示。“藉此可以判断雕塑的起源,甚至可以得知创作者的身份。”

青铜雕像底部,可见空腔及未氧化部分的原始颜色
青铜雕像底部,可见空腔及未氧化部分的原始颜色


2014年,Dickinson受命检验一尊维纳斯青铜雕塑,一般认为雕塑乃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安东尼奥·苏西尼铸造。将雕像翻转过来,可见雕塑内部厚度不均的空腔,专家解释这代表雕塑乃以十六世纪的失蜡技法铸造而成。

“此外,青铜原本的淡红色调意味着雕塑的铜含量极高,是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铸造工厂的典型出品。这也印证了我们对雕塑创作者的猜想。这尊雕塑在拍场亮相后以1,058,500英镑的价格成交。”Dickinson表示。

版画及限量作品

“我拿到版画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光线下仔细观察,以此确定作品采用的纸张种类。”佳士得伦敦版画及限量作品部资深专家Alexandra Gill说道。“自十五世纪起,欧洲开始使用‘直纹纸’,它以细腻的亚麻纸浆制成,表面可见金属丝网筛压制而留下的垂直及水平线条。”

1750年代后,“布纹纸”开始出现,它以木浆制成,质地更加浓稠均匀——“与我们今日使用的纸张同属一类。”Gill表示。“如果作品用纸与创作时期不符,便要敲响警钟了。”

林布兰作于1631-34年间作品的双头鹰水印
林布兰作于1631-34年间作品的双头鹰水印

将纸张置于光线下观看亦能找到水印——这是创作过程中在纸上压制的无色标记。

“我们知道,1630年代时林布兰有时会在纸张上印制皇冠双头鹰水印。”Gill说道。“另一个例子则是毕加索,他于1938年至1939年间出版的《沃拉尔系列》(Vollard Suite)100张蚀刻版画,乃特地向巴黎近郊的蒙瓦尔工厂定制而成,作品带有毕加索本人及沃拉尔的签名水印。所以一些艺术家创作的版画若是具有水印,则是鉴定作品真伪的重要方法。”

现代英国艺术

“为画作估值时,作品状况十分重要。若是画布作品,我会检查画作是否经过托裱——托裱的意思是在原作画布的基础上再裱一层画布,为作品提供额外支撑,令其更加稳定。若作品经过托裱,我亦要知道背后的原因。”佳士得现代英国及爱尔兰艺术部总监Pippa Jacomb说道。

Jacomb的专长是二十世纪英国绘画,这一类别的画作一般不经托裱,因为作品相对而言年代较近。“但如果作品经过托裱,则可能是为支撑修复颜料和修补龟裂。”她解释道。“或是在画布曾经撕裂的情况下来加强画布支撑力。”尽管许多画作托裱都小心翼翼完成,旧时的托裱仍有可能令画作颜料表面趋于扁平。

Jacomb认为,下一步则是在紫外线灯光下查看作品状况。“近期修复所使用的颜料会在紫外线灯光下显示出荧光,发出紫色的光芒,肉眼或自然光下无法辨别的修复痕迹便一目了然。”

越来越多的藏家开始关心作品状况。“对于作品的来源历史及是否经过修复,他们希望了解得越多越好。这样一来,作品未来将会需要怎样的修复工作也更加清楚。”专家如是说。

劳伦斯·斯蒂芬·洛瑞(1887-1976),《北部赛马会》,1956年作。30 x 40吋(76.2 x 102公分)。2018年11月19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296,250英镑。艺术作品© The Estate of L.S. Lowry.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9
劳伦斯·斯蒂芬·洛瑞(1887-1976),《北部赛马会》,1956年作。30 x 40吋(76.2 x 102公分)。2018年11月19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5,296,250英镑。艺术作品© The Estate of L.S. Lowry.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9

“2018年,我们为L·S·洛瑞的《北部赛马会》估值时,简直不敢相信这幅作品的状况是如此完美。要知道它已经经过60年的岁月洗礼,而且30 x 40吋的尺幅也颇为惊人。”专家回忆道。“作品的状况完美,其原始品相是藏家最渴求的一点,因此它拍出5,296,250英镑的成交价,也是实至名归。”

战后及当代艺术

“检查画作时,我总是对画背极为好奇,因为画布及内框背面可能附有旧标签、盖印、模版和笔记等。”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资深总监Leonie Grainger说道。“这对于判断作品的来源和展览历史都是十分重要的线索。”

作品背面附着的标签常常来自出售作品的画廊,有时藏家亦有自己的私人刻章,专家如此解释。我们可以对比检查,追溯画作来源并证明其真实性。

“若是运气不错的话,画背还可见到曾经展出此作的博物馆和展览名称,为作品的展览历史和出版文献锦上添花。此外,作品还可能附有艺术家作品鉴定委员会的盖印和编号,令藏家不必担心作品真伪,作品因此更令人趋之若鹜。”

约瑟夫·亚伯斯(1888-1976),《向方形致敬:盛夏》,1964年作。2016年12月7日于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价1,322,500欧元。艺术作品© The Josef and Anni Albers Foundation  DACS 2019

约瑟夫·亚伯斯(1888-1976),《向方形致敬:盛夏》,1964年作。2016年12月7日于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价1,322,500欧元。艺术作品© The Josef and Anni Albers Foundation / DACS 2019

亚伯斯作品背面,可见多处笔记及标签
亚伯斯作品背面,可见多处笔记及标签

美籍德裔艺术家约瑟夫·亚伯斯的作品背面十分有趣,Grainger表示。除了博物馆及画廊标签外,还常常可见亚伯斯亲手写下的笔记,详尽记录了作品采用的色彩颜料和表面光油。“若是作品未来需要修复,这将会是非常有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