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夫·克里姆特(1862-1918),《吻》,1907-08年作(局部)。奥地利维也纳美景宫美术馆。相片:Bridgeman Images

艺术中的永恒爱情:十四件令我们心跳加速的作品

丘比特、卡罗、济慈……充满浓情蜜意的情人节来临之际,我们与您分享十四件凝聚爱情伟大力量的艺术作品

“丘比特是爱与美之女神维纳斯的儿子,情人节总少不了他的身影。这尊罗马大理石雕像来自公元一世纪,乃按照希腊雕刻家留西波斯(Lysippos)于公元前四世纪铸造的青铜塑像制作而成。这位年轻的爱神正为弓箭上弦,不知下一支箭将会射向哪对命中注定的恋人。”

罗马大理石爱神为弓箭上弦雕像,约公元一世纪作。高37吋(94公分)。2019年12月4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571,250英镑
罗马大理石爱神为弓箭上弦雕像,约公元一世纪作高37吋(94公分)。2019年12月4日于佳士得伦敦售出,成交价1,571,250英镑

”这一画面十分令人期待:爱神的箭矢不可阻挡,将会飞往何方?我认为这尊雕像见证了人类对爱情神秘莫测而无坚不摧力量的永恒向往。”

  • 2
  • Harry Seymour Christies.com撰稿人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Lawrence Alma Tadema)作于1985年的《定局》中,可见古典世界中的维多利亚式求偶场景。一位年轻男子沿大理石阶拾级而上,走向爱人与其女仆,手中还紧张地握住一个订婚戒指。其实观者从画作的题目已经可以猜到这次求婚的结果将皆大欢喜。”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定局》,1885年作,油彩 木材,42 13 x 20 ½吋(62 x 52.5公分)。相片© Tate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定局》,1885年作,油彩 木材,42 1/3 x 20 ½吋(62 x 52.5公分)。相片© Tate

”此画为英国泰特美术馆创始人亨利·泰特爵士(Sir Henry Tate)赠予第二任妻子艾米·希斯洛普(Amy Hislop)的结婚礼物。她在遗嘱中将画作归还泰特美术馆。”

”多少个世纪以来,艺术家一直尝试以神圣手法描绘坠入爱河的伟大之处,但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作于1991年的《无题(完美恋人)》则是试图呈现爱情不完美一面的少数作品之一。”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完美恋人)》,1991年作。挂钟及颜料 墙面。尺寸依不同装置而定。挂钟:(各)直径14吋(原尺寸);宽(共)28吋。© Felix Gonzalez-Torres.相片由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提供。数码图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佛罗伦萨Scala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完美恋人)》,1991年作。挂钟及颜料 墙面。尺寸依不同装置而定。挂钟:(各)直径14吋(原尺寸);宽(共)28吋。© Felix Gonzalez-Torres.相片由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提供。数码图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 佛罗伦萨Scala

”这两个挂钟都是以电池为动力的便宜货品,起初被设置为同样的时刻,而随时间推移会逐渐开始有不同误差,最后需要重新校时才能回到同样的时间。这不仅指代了时光流逝,更暗喻爱情那并不十全十美却历久弥新的永恒魅力。”

  • 4
  • Alastair Smart Christies.com副编辑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是艺术史上最伟大的感觉派艺术家之一,这幅《吻》生动刻画出恋人间洋溢的汹涌激情,鲜少有画作能与之比肩。”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1862-1918),《吻》,1907-08年作。油彩 画布,180 x 180公分。奥地利维也纳美景宫美术馆。相片:Bridgeman Images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1862-1918),《吻》,1907-08年作。油彩 画布,180 x 180公分。奥地利维也纳美景宫美术馆。相片:Bridgeman Images

”男子和女子周身包裹着熠熠发光的黄金长袍。她仿佛双膝跪地,而他似乎正低头亲吻她——尽管从画面上几乎无法分辨出两人的躯体。克里姆特的一句名言常被人提起——‘所有艺术都是情色的’。而将这句话发挥到极致的作品,则非这幅《吻》莫属。”

”几年前当我走进英国南部海岸雄伟的奇切斯特哥特式大教堂时,发现了这一对夫妇的遗骨,理查德·菲茨威廉和妻子埃莉诺并肩躺在一起,他的右手没戴手套,轻轻牵着她的双手,在这座静谧的石墓中永远相依相连。这是最令人动容的爱情纪念之一。”

理查德·菲茨威廉和妻子埃莉诺的石墓。相片由Ash Mills和奇切斯特大教堂提供
理查德·菲茨威廉和妻子埃莉诺的石墓。相片由Ash Mills和奇切斯特大教堂提供

”后来,我发现诗人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以这座石墓为灵感写下不朽诗篇,最终句为’爱,将使我们幸存’。”

  • 6
  • Jessica Lack Christies.com特约编辑

”孩童时,我很喜欢过情人节,但并非因为我有了心上人,而是我喜欢充满节日的红色元素。”美国波普艺术家吉姆·戴恩(Jim Dine)曾经说道。1960年代,他开始尝试在不描绘自己特征的前提下,创作自画像。他希望绘出一种能够代表自己创意和激情的形状:”一个能够满载我情感的模板”。

吉姆·戴恩(1935年生),《野兽》,1999年作。48 x 48吋(121.9 x 121.9公分)。2018年9月27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37.500美元。艺术作品© Jim Dine  ARS, NY and DACS, London 2020
吉姆·戴恩(1935年生),《野兽》,1999年作。48 x 48吋(121.9 x 121.9公分)。2018年9月27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37.500美元。艺术作品© Jim Dine / ARS, NY and DACS, London 2020

“戴恩选择了一颗心的形状,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位高产的艺术家一直孜孜不倦地以不同手法描绘这颗心。《野兽》(1999年作)是其中大胆奔放之作,以活泼的红色绘成,充满勃勃生机。”


”美的事物是永恒的喜悦”,这是约翰·济慈著名长诗《恩底弥翁》的开篇,长诗讲述了少年恩底弥翁追寻月神辛西娅的爱情故事。这本初版于1818年在伦敦付梓,本身就是一件无与伦比的美丽艺术品。

”济慈是一位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而这本著作是他最优美动人的爱情诗篇,更由十九世纪末英国最著名的装订商T·J·柯步登·桑德森特别装订,他为此书设计了烫金月亮与爱心封面,进一步映像出诗篇的重要主题。”

”弗罗伊德与卡罗琳·布莱克伍德从1950年开始交往,直至1956年分道扬镳。在此期间,弗罗伊德以爱人为题创作了多幅肖像画作,以亲密动人的手法描绘了这段火热缠绵的爱情。尽管艺术家笔下的年轻女孩仿佛已步入中年——这批肖像画曾因此被认为咄咄逼人甚至近乎残忍,但如今却是弗罗伊德公认最温柔美好的作品之一。”

卢西安·弗罗伊德(1922-2011)《阅读的女孩》,1952年作。油彩 铜板。5 78 x 8吋(15.2 x 20.3公分)。私人收藏。©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Bridgeman Images
卢西安·弗罗伊德(1922-2011)《阅读的女孩》,1952年作。油彩 铜板。5 7/8 x 8吋(15.2 x 20.3公分)。私人收藏。©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 Bridgeman Images

”年轻的弗罗伊德和卡罗琳·布莱克伍德在一场正式舞会中相识,不久后卡罗琳便搬入弗罗伊德位于伦敦西部的小公寓,开始同居生活。1952年二人私奔到巴黎,在路易斯安那酒店住了一年。弗罗伊德在巴黎期间创作出自己最精美动人的肖像画作,包括这幅《阅读的女孩》——以恋人独有的视角和手法捕捉到这一沉思瞬间。”

”这座百达翡丽珐琅罩钟讲述了恩底弥翁的故事,这位年轻英俊的牧羊人深受月亮女神辛西娅喜爱。罩钟一面绘有丘比特正在夜晚向这对恋人射出命运之箭。年轻的牧羊人正在月神的咒语下永远沉睡,这样她便可夜夜亲吻他而不被发现。”

百达翡丽,精美鎏金铜及掐丝珐琅太阳能座钟,附Marie-Françoise Martin签名,2018年6月13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06,000美元
百达翡丽,精美鎏金铜及掐丝珐琅太阳能座钟,附Marie-Françoise Martin签名,2018年6月13日于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106,000美元

”此类太阳能座钟大部分都是委托制作,描绘了某些故事或委托人最爱的图案,这一座钟叙述的是令人黯然销魂的迷人爱情。”

  • 10
  • Lucy Scovell Christies.com编辑

”这幅画作中的两位年轻女子正缠绵依偎,仿佛对外界的喧嚣毫不在意。这是亨利·德·图卢兹-劳特累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绘于1892年的系列画作之一,四幅作品均描绘床帏间的女性恋人。”

亨利·德·图卢兹-劳特累克(1864-1901),《床上:吻》,1892年作。油彩 画板,17 78 x 23吋(45.5 x 58.5公分)。私人收藏
亨利·德·图卢兹-劳特累克(1864-1901),《床上:吻》,1892年作。油彩 画板,17 7/8 x 23吋(45.5 x 58.5公分)。私人收藏

”劳特累克对巴黎的花街柳巷十分着迷,以娼妓为题绘下约70幅画作。于我而言,此画是其中最为感性动人之作,以优美手法描绘这一禁忌之爱。”

”我认为这张画作完美捕捉了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间的复杂爱情。作品绘于二人第一次婚姻后不久,卡罗所作的这张婚礼肖像可谓她写给夫婿的情书。画中的迭戈高大挺拔,手拿画板,身穿高腰长裤和外套,这是他心目中的武装制服形象。”

弗里达·卡罗,《弗里达与迭戈·里维拉》,1931年作。油彩 画布。39 38 x 31吋(100 x 78.9公分)。美国加州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艺术作品© Banco de México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Museums Trust, Mexico, D.F.  DACS 2020.相片:Bridgeman Images
弗里达·卡罗,《弗里达与迭戈·里维拉》,1931年作。油彩 画布。39 3/8 x 31吋(100 x 78.9公分)。美国加州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艺术作品© Banco de México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Museums Trust, Mexico, D.F. / DACS 2020.相片:Bridgeman Images

”画中二人手牵手,象征其彼此相爱,但仔细看去却略有游离,暗喻双方感情的深层问题。画面上弗里达似乎安心做一位仰慕丈夫的妻子,其娇小身躯和有意缩小的双足都让她看上去柔弱无力,但弗里达其实永远都握有最终话语权。”

”刚果艺术中鲜少见到如此亲密深情的作品。两个人像双手分别搭在对方肩膀上,合二为一,散发出情侣间和谐温情的气氛。”

刚果爱侣,刚果民主共和国。高:21公分(8 ¼吋),2019年4月10日于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价212,500欧元
刚果爱侣,刚果民主共和国。高:21公分(8 ¼吋),2019年4月10日于佳士得巴黎售出,成交价212,500欧元

”此类塑像与伦巴人(居住在津巴布韦和南非的土著人)密切相关,他们认为稳固的婚姻是生活成功必不可缺的元素,这尊塑像亦赞颂这一文化。”

”摄影师彼得·胡加尔(Peter Hujar)于1980年结识了视觉艺术家戴维·沃纳洛维奇(David Woinarowicz),一年后在自己位于纽约东村的工作室内拍下这张相片。作品近期在巴黎国立网球场美术馆展出,当我注视这张相片时,我看到的是两个人之间的浓烈爱情,他们都与家人疏离开来,在这个边缘化的群体内建造属于自己的家庭。”

彼得·胡加尔,《仰卧的戴维·沃纳洛维奇(II)》,1981年摄。银盐相纸,20 x 16吋(50.8 x 40.6公分)。相片来自彼得·胡加尔档案,佩斯麦吉尔画廊,及法兰克尔画廊
彼得·胡加尔,《仰卧的戴维·沃纳洛维奇(II)》,1981年摄。银盐相纸,20 x 16吋(50.8 x 40.6公分)。相片来自彼得·胡加尔档案,佩斯/麦吉尔画廊,及法兰克尔画廊

”胡加尔由于艾滋病毒引发的疾病而于1987年逝世。不久后沃纳洛维奇亦确诊艾滋,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我所创作的所有作品,都是为了彼得’。”

”2012年我与妻子在瑞士旅行期间,去了马尔蒂尼的皮埃·加纳达基金会(Fondation Peirre Gianadda),在那里我们遇到了一张特别的画作,回想起来颇具预言意味。展厅角落挂着一张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作品,在我们眼中充满了奇特的吸引力。我妻子甚至还与它合了影。”

文森特·梵高(1853-1890),《婴儿马塞尔·卢兰》,油彩 画布。14 ¼ x 9 78吋(36 x 25公分)。私人收藏
文森特·梵高(1853-1890),《婴儿马塞尔·卢兰》,油彩 画布。14 ¼ x 9 7/8吋(36 x 25公分)。私人收藏

”此作乃梵高于阿尔居住时所作,体现了他当时的热情与乐观。梵高于1888年12月以婴儿马塞尔·卢兰为题绘成三幅作品,此作便是其中之一。另外两幅分别由提奥·梵高于巴黎售出,现在一幅藏于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另一幅则由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收藏。艺术家将本作献给了卢兰一家。欣赏完这幅画作三天后,我们就欣喜地发现妻子怀上了头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