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者和芭蕾舞者:印象派大师德加笔下真实而平凡的女子

艾德加‧德加(Edgar Degas)的粉彩画色彩明艳而丰富,足以媲美他精彩的油画作品。佳士得将于6月30日隆重推出德加晚年的两幅粉彩画作,充分展示他运用粉彩的高超技巧

1884年,年近50岁的艾德加·德加深陷自我反思之中,可谓已无法自拔。他在写给好友亨利·勒罗尔(Henry Lerolle)的信里坦承:“我被困住了,力不从心。”

“不论我做什么,或者做不到什么……我从没有对某天把事情做好感到灰心。我把所有计划藏在柜子里,然后把钥匙带在身上,但我却丢失了那把钥匙。”

德加认为要在二十或三十岁时发光发亮很容易,但到了五十岁却困难得多。他曾参加1874至1881年间举办的前六届印象派艺术展览,却缺席了1882年的第七届展览。

尽管陷入瓶颈,德加后来却创作出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部分最杰出的画作。

“50岁后,德加的作品变得更多样化,他成为真正的德加。” —— 彼埃‧奥古斯特‧雷诺瓦

德加缩小了他的创作题材,暂时放下对歌者、马戏团、赛马和洗衣妇的兴趣,并专注于芭蕾舞者和沐浴的女子上,几乎只创作这两个题材的作品。

另一个重要的发展是他对粉彩的喜爱远超过油彩。在同代印象派画家雷诺瓦的眼中,德加在创作生涯后期的画作更胜他以往的所有作品。

雷诺瓦在晚年表示:“如果德加在50岁去世,世人会记得他是一位出色的画家。(但是)50岁后,他的作品变得更多样化,他成为真正的德加。”

6月30日,德加两幅分别描绘浴者和芭蕾舞者的粉彩作品——《出浴女子》(1886-89年作)及《粉衣舞者》(1896年作)将登上拍场,于佳士得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伦敦晚间拍卖中隆重亮相。

艾德加‧德加(1834-1917) 《出浴女子》,约1886至1889年作。粉彩 单刷板画 纸本 裱于画板。11 38 x 15 38英寸(28.7 x 39公分),估价:1,300,000 - 1,800,000 英镑。此作将于6月30日佳士得伦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伦敦晚间拍卖呈献
艾德加‧德加(1834-1917) 《出浴女子》,约1886至1889年作。粉彩 单刷板画 纸本 裱于画板。11 3/8 x 15 3/8英寸(28.7 x 39公分),估价:1,300,000 - 1,800,000 英镑。此作将于6月30日佳士得伦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伦敦晚间拍卖呈献

此次佳士得伦敦拍场亮相的《出浴女子》中,一名刚沐浴完的裸女伸手拿取放在浴缸旁边的浴袍。明亮的阳光从左边的窗户照进浴室,在她的身上形成细致的光影效果。

而《粉衣舞者》中,德加让观赏者一窥门后的景况,捕捉一位肢体柔软的年轻舞者在排练之间休息,她伸出右脚搁在身旁的长凳上,并把整个身体压向右足。

德加通过描绘浴者和芭蕾舞者的作品,研究人体的细微复杂动态。而在即将拍卖的两幅作品里,他着眼于人物四肢的拉伸,捕捉她们伸展四肢的瞬间。

“我笔下的女子是真实而平凡的普通人……与你透过钥匙孔看到的景象别无二致。” —— 艾德加‧德加

除此以外,画面中亦存在一种令人着迷的窥视感。德加曾表示:“至今为止,裸女摆出的姿势总是待人欣赏。” 他认为自文艺复兴以来,裸女作品主要展示女性的胴体,供男性观赏者欣赏。

然而,德加却带来不同的体验。他说:“我笔下的女子是真实而平凡的普通人……与你透过钥匙孔看到的景象别无二致。”

在德加笔下,裸女的部分或全部面孔均隐藏起来,就像他绘画的舞者一样,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毫不察觉正在被偷窥。

德加于1886年在第八届印象派艺术展览中展出10幅以沐浴女子为题材的粉彩画,仿佛要确认他的新艺术方向。而他正是在不久后完成了《出浴女子》。

艾德加‧德加(1834-1917),《粉衣舞者》,1896年作。粉彩 纸本 裱于纸板,15 ¾ x 12 ¼英寸(42.5 x 31.1公分),估价:2,500,000 - 3,500,000英镑。此作将于6月30日佳士得伦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伦敦晚间拍卖中呈献
艾德加‧德加(1834-1917),《粉衣舞者》,1896年作。粉彩 纸本 裱于纸板,15 ¾ x 12 ¼英寸(42.5 x 31.1公分),估价:2,500,000 - 3,500,000英镑。此作将于6月30日佳士得伦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伦敦晚间拍卖中呈献

为何粉彩如此吸引德加?粉彩是由粉状颜料与粘合剂混合成的颜料棒,有不同颜色,可以在画纸上绘画。

莫里斯·康坦·德·拉图尔(Maurice-Quentin de La Tour)和罗萨尔巴·卡列拉(Rosalba Carriera)等艺术家在十八世纪把粉彩运用得淋漓尽致,而在德加的时代,粉彩已不太流行,但他却对粉彩情有独钟,因为粉彩比油彩更方便使用,让他能不断尝试各种技法。

德加后来从多方面提升了这种媒材的表现力,例如借助蒸气使颜色稍微变得柔和。

而最有力的证明,大概是德加会以固定剂固定每一层粉彩,意味着他能叠加多层明亮的色调,而不会破坏底层的色彩,从而形成鲜亮夺目的效果。

《粉衣舞者》的用色丰富,从蓝绿色和苹果绿色,以至柔和的橙红色、细腻的粉色和淡雅的淡紫色,细腻交融,与芭蕾舞者的姿态相得益彰。

在《出浴女子》中,画中人的身体透现柔和的绯红色,浴室的壁纸则由多道平行的橙色、粉色和蓝色线条组成,随着光线幻化出不同的色调。

德加晚年的粉彩画色彩丰富,媲美他最精彩的印象派油画。他在1884年走出“困局”后,便得到彻底的艺术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