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者和芭蕾舞者:印象派大師德加筆下真實而平凡的女子

艾德加‧德加(Edgar Degas)的粉彩畫色彩明豔而豐富,足以媲美他精彩的油畫作品。佳士得將於6月30日隆重推出德加晚年的兩幅粉彩畫作,充分展示他運用粉彩的高超技巧

1884年,年近50歲的艾德加·德加深陷自我反思之中,可謂已無法自拔。他在寫給好友亨利·勒羅爾(Henry Lerolle)的信裡坦承:「我被困住了,力不從心。」

「不論我做什麼,或者做不到什麼……我從沒有對某天把事情做好感到灰心。我把所有計劃藏在櫃子裡,然後把鑰匙帶在身上,但我卻丟失了那把鑰匙。」

德加認為要在二十或三十歲時發光發亮很容易,但到了五十歲卻困難得多。他曾參加1874至1881年間舉辦的前六屆印象派藝術展覽,卻缺席了1882年的第七屆展覽。

儘管陷入瓶頸,德加後來卻創作出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部分最傑出的畫作。

「50歲後,德加的作品變得更多樣化,他成為真正的德加。」 —— 彼埃‧奧古斯特‧雷諾瓦

德加縮小了他的創作題材,暫時放下對歌者、馬戲團、賽馬和洗衣婦的興趣,並專注於芭蕾舞者和沐浴的女子上,幾乎只創作這兩個題材的作品。

另一個重要的發展是他對粉彩的喜愛遠超過油彩。在同代印象派畫家雷諾瓦的眼中,德加在創作生涯後期的畫作更勝他以往的所有作品。

雷諾瓦在晚年表示:「如果德加在50歲去世,世人會記得他是一位出色的畫家。(但是)50歲後,他的作品變得更多樣化,他成為真正的德加。」

6月30日,德加兩幅分別描繪浴者和芭蕾舞者的粉彩作品——《出浴女子》(1886-89年作)及《粉衣舞者》(1896年作)將登上拍場,於佳士得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中隆重亮相。

艾德加‧德加(1834-1917) 《出浴女子》,約1886至1889年作。粉彩 單刷板畫 紙本 裱於畫板。11 38 x 15 38英寸(28.7 x 39公分),估價:1,300,000 - 1,800,000 英鎊。此作將於6月30日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呈獻
艾德加‧德加(1834-1917) 《出浴女子》,約1886至1889年作。粉彩 單刷板畫 紙本 裱於畫板。11 3/8 x 15 3/8英寸(28.7 x 39公分),估價:1,300,000 - 1,800,000 英鎊。此作將於6月30日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呈獻

此次佳士得倫敦拍場亮相的《出浴女子》中,一名剛沐浴完的裸女伸手拿取放在浴缸旁邊的浴袍。明亮的陽光從左邊的窗戶照進浴室,在她的身上形成細緻的光影效果。

而《粉衣舞者》中,德加讓觀賞者一窺門後的景況,捕捉一位肢體柔軟的年輕舞者在排練之間休息,她伸出右腳擱在身旁的長凳上,並把整個身體壓向右足。

德加通過描繪浴者和芭蕾舞者的作品,研究人體的細微複雜動態。而在即將拍賣的兩幅作品裡,他著眼於人物四肢的拉伸,捕捉她們伸展四肢的瞬間。

「我筆下的女子是真實而平凡的普通人……與你透過鑰匙孔看到的景象別無二致。」 —— 艾德加‧德加

除此以外,畫面中亦存在一種令人著迷的窺視感。德加曾表示:「至今為止,裸女擺出的姿勢總是待人欣賞。」他認為自文藝復興以來,裸女作品主要展示女性的胴體,供男性觀賞者欣賞。

然而,德加卻帶來不同的體驗。他說:「我筆下的女子是真實而平凡的普通人……與你透過鑰匙孔看到的景象別無二致。」

在德加筆下,裸女的部分或全部面孔均隱藏起來,就像他繪畫的舞者一樣,專心做著自己的事,毫不察覺正在被偷窺。

德加於1886年在第八屆印象派藝術展覽中展出10幅以沐浴女子為題材的粉彩畫,仿佛要確認他的新藝術方向。而他正是在不久後完成了《出浴女子》。

艾德加‧德加(1834-1917),《粉衣舞者》,1896年作。粉彩 紙本 裱於紙板,15 ¾ x 12 ¼英寸(42.5 x 31.1公分),估價:2,500,000 - 3,500,000英鎊。此作將於6月30日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中呈獻
艾德加‧德加(1834-1917),《粉衣舞者》,1896年作。粉彩 紙本 裱於紙板,15 ¾ x 12 ¼英寸(42.5 x 31.1公分),估價:2,500,000 - 3,500,000英鎊。此作將於6月30日佳士得倫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倫敦晚間拍賣中呈獻

為何粉彩如此吸引德加?粉彩是由粉狀顏料與粘合劑混合成的顏料棒,有不同顏色,可以在畫紙上繪畫。

莫里斯·康坦·德·拉圖爾(Maurice-Quentin de La Tour)和羅薩爾巴·卡列拉(Rosalba Carriera)等藝術家在十八世紀把粉彩運用得淋漓盡致,而在德加的時代,粉彩已不太流行,但他卻對粉彩情有獨鍾,因為粉彩比油彩更方便使用,讓他能不斷嘗試各種技法。

德加後來從多方面提升了這種媒材的表現力,例如借助蒸氣使顏色稍微變得柔和。

而最有力的證明,大概是德加會以固定劑固定每一層粉彩,意味著他能疊加多層明亮的色調,而不會破壞底層的色彩,從而形成鮮亮奪目的效果。

《粉衣舞者》的用色豐富,從藍綠色和蘋果綠色,以至柔和的橙紅色、細膩的粉色和淡雅的淡紫色,細膩交融,與芭蕾舞者的姿態相得益彰。

在《出浴女子》中,畫中人的身體透現柔和的緋紅色,浴室的壁紙則由多道平行的橙色、粉色和藍色線條組成,隨著光線幻化出不同的色調。

德加晚年的粉彩畫色彩豐富,媲美他最精彩的印象派油畫。他在1884年走出「困局」後,便得到徹底的藝術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