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之不得:名表部专家的心水之选

求之不得:名表部专家的心水之选

佳士得名表部专家Ryan Chong、Rebecca Ross和Michael Fossner探讨今日腕表市场值得投资的的三大方向,并赏析即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的数枚精致腕表,拍卖将于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间开放登记

Ryan Chong推荐复杂功能腕表

“与普通表款相比,复杂功能腕表价格更加昂贵。就算是劳力士潜航者这种简洁腕表,有无日期显示都会造成价格不同。今日市场上得到许多人心仪的少数表款,很多只有一个复杂功能,即日期显示。”

Ryan欣赏朗格的18K红金Lange 1 Tourbillon款陀飞轮腕表,型号704.032
Ryan欣赏朗格的18K红金Lange 1 Tourbillon款陀飞轮腕表,型号704.032

“此类受人追捧的腕表价格不断上扬。相反,搭载万年历、年历、陀飞轮等更多复杂功能的腕表较为冷门,价格也相对理性。”

“复杂功能腕表在如今市场上物超所值”

“对有兴趣收藏腕表的藏家而言,其价值十分重要。复杂功能腕表在如今市场上物超所值,因为与钢款普通腕表相比,它们价位较易负担。”

朗格18K红金Lange 1 Tourbillon陀飞轮腕表,型号704.032,限量版,编号51250。直径:38.5毫米。估价:60,000 – 80,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朗格18K红金Lange 1 Tourbillon陀飞轮腕表,型号704.032,限量版,编号51/250。直径:38.5毫米。估价:60,000 – 80,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Ryan的首选: “在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中,我们精选一系列复杂功能腕表。当中两款我个人十分钟情,即朗格18K红金Lange 1 Tourbillon陀飞轮腕表,型号704.032(上图),以及卡地亚18K金Pasha 『Golf』腕表(下图)。”

“这块朗格腕表是产自2001年的限量版本,体现了德国制表工艺的技术巅峰。此表是Lange 1型号的特别款——Lange 1为品牌1994年重建后推出的四个型号之一。”

卡地亚18K金Pasha “Golf”腕表,型号30010. 直径:38毫米。估价:12,000 – 18,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卡地亚18K金Pasha “Golf”腕表,型号30010. 直径:38毫米。估价:12,000 – 18,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Ryan的第二选择:“我一直都很喜欢卡地亚Golf系列腕表,因为它结合了我的两大爱好——腕表和高尔夫。我不会将它看作一款传统复杂功能腕表,因为它较为简单,但却十分有趣。Golf腕表的复杂功能在于佩戴者能够同时记录四位高尔夫球手的得分,但最高只到99分为止,所以藏家若欲出手购买,则要记住得分超过100才行! ”

Rebecca Ross的性价比之选

Rebecca赏析Andersen Geneve世界时间18K金腕表,为纪念哥伦布尔日500周年而制
Rebecca赏析Andersen Geneve世界时间18K金腕表,为纪念哥伦布尔日500周年而制

“自从保罗·纽曼被拍到佩戴其6239型号劳力士Daytona特别版‘exotic’面盘腕表后,劳力士Daytona自此有了一个别称‘保罗·纽曼Daytona’,并成为古董劳力士世界中最为人熟悉的款式。由黑、白、红三色组成的表盘和方形小表盘计时时标,都令其成为资深藏家趋之若鹜的‘神圣’时计。”

“Gevril Tribeca腕表不但受到‘保罗·纽曼劳力士Daytona’爱好者的追捧,亦是年轻藏家的心头所爱。”

Rebecca的首选:“Gevril是一家规模较小且名气尚不算响亮的瑞士腕表品牌,出产了一款与Daytona十分类似但价格远更低廉的腕表。Gevril Tribeca型号腕表本身便是罕见的时计精品,不但受到『保罗·纽曼劳力士Daytona』爱好者的追捧,亦是年轻藏家的心头所爱。”

“1758年,瑞士制表匠Jacques Gevril创立了Gevril品牌,同年他与同僚Pierre Jaguet-Droz一同前往马德里。两位制表大师向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六世介绍了一系列复杂音乐自动人偶,大感惊叹的国王买下了所有人偶,后来更指派Gevril为自己的御用制表师。”

Gevril, Tribecca,“保罗·纽曼”限量版,编号203500。直径:37毫米。估价:4,000 – 6,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Gevril, Tribecca,“保罗·纽曼”限量版,编号203/500。直径:37毫米。估价:4,000 – 6,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Gevril的高超技艺在家族中代代承袭,其子孙包括Moyse Gevril和Daniel Gevril。1990年代时,品牌分别生产500块黑色及白色表盘腕表,在表盘中央的12小时计时表盘上方标记编号,这里原本为劳力士‘Daytona’字样的标记位置 。”

Rebecca的第二选择:“在百达翡丽效力九年后,Svend Andersen于1970年代末建立了自己的工坊。藏家不久便开始委托其制造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款式。”

“Andersen Genève自此研发出复杂功能腕表,包括年历、万年历、跳时日历等功能。1989年,Andersen制造出有史以来体积最小的日历腕表(6.5 x 17.4毫米),大概只有一根火柴头那么大。”

“这款超薄世界时间腕表是完美体现Andersen Genève经典风格的优美之作。”

“这款超薄世界时间腕表表壳直径35毫米,是完美体现Andersen Genève经典风格的优美之作。腕表搭载的机芯复杂程度和打磨精度与更为知名的品牌别无二致,这是我最钟意它的一点。”

Andersen Genève 世界时间18K金腕表,为纪念哥伦布尔日500周年而制,编号096500。直径:35毫米。估价:2,500 – 3,5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Andersen Genève 世界时间18K金腕表,为纪念哥伦布尔日500周年而制,编号096/500。直径:35毫米。估价:2,500 – 3,5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尽管这枚腕表价格平易近人,但戴在腕间的冲击力却不容小觑。这一世界时间腕表于1992年推出,纪念意大利探险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于1492年发现新大陆500周年,共生产500枚,此表为当中第96枚。”

Michael Fossner 钟情于古董腕表

Michael对古董腕表情有独钟,因为“经年累月所积攒的划痕和氧化层都令它们有一种独特的美感”

Michael对古董腕表情有独钟,因为“经年累月所积攒的划痕和氧化层都令它们有一种独特的美感”

“我对古董物品背后的历史深深着迷。那个年代没有现代制造方法或科技,腕表仅仅作为精密工具而存在,我认为这十分迷人。"

"每一枚古董腕表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历史,经年累月所积攒的划痕和氧化层都令它们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这种使用痕迹也意味着没有两枚古董腕表是完全一样的。”

“近年来,具有W系列序号的劳力士16520型号‘Zenith’黑色表盘Daytona,价格几乎翻了一番。”

“如今在拍卖会上,古董腕表成交价格最高,但其价值亦无与伦比。劳力士腕表尤为如此。”

劳力士16520型号“Zenith”Daytona,W系列序号。直径:39毫米。估价:20,000 – 40,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劳力士16520型号“Zenith”Daytona,W系列序号。直径:39毫米。估价:20,000 – 40,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Michael的首选具有W系列序号的16520型号‘Zenith’黑色表盘‘Patrizzi’Daytona较不为人所知,但近年来正逐渐受到关注,价格几乎翻了一番,但与‘保罗·纽曼’系列相比,依然比较平易近人。”

“这批劳力士Daytona腕表产自1994-1995年,最近才跻身古董腕表之列。它们的特别之处在于当年劳力士使用的Zenith品牌机芯,以及小表盘的银色外圈。”

“这个表盘也与Osvaldo Patrizzi有关,他是一位拍卖官和腕表藏家,对推动腕表收藏市场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型号的腕表特点诸多,细节明显,未来极有可能继续增值。”

是次拍卖中有一枚腕表具有特别意义,小表盘外环颜色已经十分浅淡。下一位藏家应该有机会看到这一色彩变化!这就是收藏古董腕表的乐趣之一。”

江诗丹顿6782型号18K金‘Turnograph’腕表。直径:36毫米。估价:12,000 – 18,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江诗丹顿6782型号18K金‘Turnograph’腕表。直径:36毫米。估价:12,000 – 18,000美元。此表将于佳士得名表网上专场拍卖呈献,2020年2月25日至3月10日开放登记

Michael的第二选择“拍卖中另外一枚令我激动万分的腕表是这枚江诗丹顿6782型号,亦有‘Turnograph’之称,灵感源自劳力士的‘Thunderbird’。一般公认这一型号是高级制表品牌首个运动腕表系列,业界认为仅仅出产不到100枚。绝大部分藏家从未见过它的真身。”

“对所有热爱江诗丹顿但却无法佩戴其经典型号腕表的藏家来说,这枚腕表都是完美之选,同样适合那些暗暗欣赏劳力士设计但又不想与别人撞表的藏家。近年来市场对江诗丹顿的需求较为平淡,因此现在入手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