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無極致敬莫奈與馬蒂斯之巨作

趙無極尺幅第二大畫作《三聯作1987-1988》領銜將於5月24日揭幕的香港春季拍賣

中國藝術家趙無極(1920-2013)在1987年開始著手創作一幅巨大油畫,尺幅大至橫跨三幅畫布。完成後作品的闊度將為兩米,長度更近五米。

《三聯作1987-1988》在次年宣告完成,其尺寸及形狀反映出趙無極對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 )作品《睡蓮》(Nymphea)的崇敬之意,此系列當中尺幅最大者亦為三聯作,大小與趙無極這幅巨型作品相近。

在完成《三聯作1987-1988》後三年,趙無極於1991年創作的《向莫奈致敬》(Homage to Claude Monet)更是明顯表達出他對這位印象派巨匠的尊崇。就如《三聯作1987-1988》,揮灑在《向莫奈致敬》數幅畫布上的細節,重現了中國書法的姿態,以及莫奈畫筆下的吉維尼(Giverny)睡蓮池。

趙無極 《三聯作1987-1988》油彩 畫布(三聯作),全幅:200 x 486公分(78 34 x 191 38吋),1987至1988年作。估價:120,000,000-150,000,000港元。此拍品於2019年5月25日佳士得香港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呈獻。

趙無極 《三聯作1987-1988》油彩 畫布(三聯作),全幅:200 x 486公分(78 3/4 x 191 3/8吋),1987至1988年作。估價:120,000,000-150,000,000港元。此拍品於2019年5月25日佳士得香港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呈獻。

一如莫奈,趙無極在他的事業生涯後期專注於光與影的半抽象研究。

此外,《三聯作1987-1988》亦啟蒙自另一位法國藝術大師——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馬蒂斯是唯一兩度出現在趙無極「致敬」之作的作品名稱當中的藝術家,第一幅繪於1986年,第二幅於1993年完成。對趙無極來說,馬蒂斯是最極致的色彩大師,他在孩提時代就已收藏這位巨匠畫作的印刷品和海報。

趙無極於1992年曾寫下:「色彩是一切,什麼也不是,要用得非常精簡,甚至吝嗇……這是我從馬蒂斯的一幅『窗』中,所學到的。我最近以一幅畫向它致敬,我嘗試將天地合一。」

佳士得正為趙無極《三聯作1987-1988》於香港預展的展出作準備。

佳士得正為趙無極《三聯作1987-1988》於香港預展的展出作準備。

馬蒂斯於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時繪畫了《科利烏爾的落地窗》(Porte-fenêtre à Collioure),作品中央呈現一片空洞,兩邊以深色色塊形成阻隔,被視為代表著他對外面世界的看法。

趙無極也許在他的三聯作中以其方式演繹出這種構圖,將黑色置於作品的兩旁,近似於馬蒂斯的畫作。然而趙無極在此三聯作的每一幅之上都分別簽了名和標註日期,暗示此三幅畫作有可能在創作時並非有意合併成為一件作品。

《三聯作1987-1988》左方及中間兩幅的局部細節。

《三聯作1987-1988》左方及中間兩幅的局部細節。

《三聯作1987-1988》於2019年5月29日佳士得香港呈獻,是拍賣史上尺幅第二大的趙無極作品。畫作由現藏家直接購自趙無極,然後一直收為歐洲私人珍藏至今。

這幅作品於1988年在巴黎艾德拍賣行(Artcurial)首度展出,接著先後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墨西哥Televisa文化基金會(Fundación Cultural Televisa)、高雄市立美術館、香港藝術館、廣東美術館,以及位於北京的中國美術館亮相。

趙無極的大型三聯作僅有20幅,《三聯作1987-1988》是其中之一。趙無極被視為融會東西藝術傳統的先鋒,此作正體現出當中精粹,同時巧妙呼應他的個人氣質,以及名中的「無極」二字。

《三聯作1987-1988》於2019年3月25日至4月4日在佳士得香港展出,其後於5月11至12日移師至台北萬豪酒店作巡展,並於5月25日在香港舉行的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呈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