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蓝丝绒与澄净清潭——印度两大传奇矿藏的稀世珍宝

湛蓝丝绒与澄净清潭——印度两大传奇矿藏的稀世珍宝

佳士得香港今季秋拍中将呈献一条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及钻石手链,以及戈尔康达出产的璀璨钻石戒指及耳环

喀什米尔蓝宝石

喜马拉雅山脉西北部的藏斯卡地区(Zanskar)山峦起伏连绵,溪流峡谷相映成辉,这片美丽而遥远的土地一直以来被称为“雪山之巅”。

1882年,一群商人来到西姆拉(Shimla),他们从帕达山谷(Padar Valley)带来一些瑰丽夺目的宝石,色泽浓艳丝滑,如孔雀颈部的矢车菊蓝色一般,是藏斯卡地区一次山崩后意外暴露出的自然瑰宝,更是世界上最动人心魄的蓝宝石,这片土地因此迅即得到世人瞩目。

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及钻石手链。 估价:港元17,500,000 – 25,000,000。此拍品将于11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拍卖中呈献
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及钻石手链。 估价:港元17,500,000 – 25,000,000。此拍品将于11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拍卖中呈献

喀什米尔王公得知蓝宝石存在后,迅速派出军队控制矿区。由于气候缘故,每年只有夏季的三个月适合开采,1882至1887年间,矿工日以继夜,开采出3 x 5英寸的蓝宝石。“老矿”开采殆尽后,喀什米尔王公向印度的英国地质调查局(British Geological Survey)求助,矿工后来亦转移至谷底继续开采。

然而谷底的蓝宝石质素无法与“老矿”同日而语,自1927年后,再无宝石等级的喀什米尔蓝宝石出产,因此这顶级宝石愈发珍罕,更被冠以传奇光环。

8.93克拉及8.76克拉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及钻石耳环。估价:港元22,000,000 - 30,000,000。此拍品将于11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拍卖中呈献
8.93克拉及8.76克拉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及钻石耳环。估价:港元22,000,000 - 30,000,000。此拍品将于11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拍卖中呈献

戈尔康达钻石

印度钻矿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远的年代,古罗马学者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作于公元77年的《博物志》一书中,便记载了从河砾石层中开采钻石的历史。

到了马克·波罗(1254-1324)的年代,来自印度东部哥达瓦里三角洲(Godavari delta)的钻石已经成为蒙古帝国大汗的珍宝;1668年,法国宝石商尚·巴蒂斯特·塔维涅(Jean-Baptiste Tavernier,1605-1689)将来自印度戈尔康达的璀璨美钻献给路易十四,自此之后,戈尔康达这个出产顶级钻石的地区便成为这种瑰宝的名字。

(左)10.63克拉D色内无瑕戈尔康达钻石戒指。估价:港元10,000,000–15,000,000。(右)5.10克拉及5.02克拉D色内无瑕戈尔康达钻石耳环。估价:港元8,500,000–12,000,000。拍品均将于11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拍卖中呈献
(左)10.63克拉D色/内无瑕戈尔康达钻石戒指。估价:港元10,000,000–15,000,000。(右)5.10克拉及5.02克拉D色/内无瑕戈尔康达钻石耳环。估价:港元8,500,000–12,000,000。拍品均将于11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拍卖中呈献

钻石的闪耀光芒和纯净魅力叫太阳王为之倾倒,他将其形容为一池“澄净清潭”。皇帝认为只有庄严瑰丽的钻石才配得上至高无上的君权,因此将塔维涅封为男爵并命令他发表论著,令这种珍贵宝石逐渐为世人所知。

塔维涅著有《六航记(Les Six Voyages de Jean-Baptiste Tavernier, 1676)》,他如今被誉为“现代钻石之父”。

塔维涅献给路易十四的钻石为不含氮的Type IIa类别,如今被视为所有钻石中拥有最纯净的化学成分,通透无比,如纯水般清澈明净。Type IIa钻石占全球优质钻石产量不足2%。

“THE PEACOCK NECKLACE”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和钻石项链

世界上最瑰丽贵重的蓝宝石大部分来自喀什米尔,而佳士得亦有幸拍出当中数件臻美瑰宝。

2015年,一枚镶有10.33克拉圆形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的钻石及黄金戒指以19,160,000港元的高价拍出,刷新当时蓝宝石每克拉成交价世界纪录。

约10.33克拉圆形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戒指,配以钻石,镶18k黄金。此拍品于2015年6月2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19,160,000港元
约10.33克拉圆形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戒指,配以钻石,镶18k黄金。此拍品于2015年6月2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19,160,000港元

三年后,镶有21颗顶级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的“THE PEACOCK NECKLACE”项链于2018年11月27日在佳士得香港以116,537,500港元的天价瞩目成交。项链上的蓝宝石总共花了逾一百年时间搜集,再经过十五年的切割打磨,这条无与伦比的珍罕项链方才面世。

“THE PEACOCK NECKLACE”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和钻石项链。蓝宝石总重109.08克拉。钻石总重50.63克拉。此拍品于2018年11月27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116,537,500港元
“THE PEACOCK NECKLACE”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和钻石项链。蓝宝石总重109.08克拉。钻石总重50.63克拉。此拍品于2018年11月27日在佳士得香港售出,成交价116,537,500港元

“Mirror of Paradise”钻石戒指

尽管戈尔康达钻矿于十九世纪中期便停止开采,它的名字至今仍与世界上最富盛名的钻石息息相关。

当中最知名者莫过于重达45.52克拉的Type IIb含硼钻石“希望钻石”(Hope Diamond),一般认为它来自曾经镶嵌于路易十四皇冠上的塔维涅蓝钻(或称法国蓝钻),在法国大革命期间不知所踪,经过重新切割后最终来到美国华盛顿特区,现为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收藏。

其他举世闻名的戈尔康达Type IIa钻石还包括英国女王皇冠上重达105.6克拉的“光之山”(Koh-i-Noor),以及伊朗王室皇冠上重达182克拉的“光之川”(Darya-i-Noor)

佳士得历史上亦曾经数次拍出戈尔康达绚烂臻美的夺目珍宝。2019年6月19日,一枚被称为“Mirror of Paradise”、重52.58克拉的长方形钻石铂金戒指,以6,517,500美元的高价在佳士得纽约瞩目成交。 同场拍卖中,阿尔乔特纳瓦布于十八世纪赠送给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妻子夏洛特王后的“Arcot II”亦以3,375,000美元的高价拍出。

“Mirror of Paradise”钻石戒指。镶52.58克拉D色内无瑕Type IIa长方形钻石。此拍品于2019年6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517,500美元
“Mirror of Paradise”钻石戒指。镶52.58克拉D色/内无瑕/Type IIa长方形钻石。此拍品于2019年6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6,517,500美元
The ‘Arcot II’梨形17.21克拉D色内无瑕Type IIa钻石。此拍品于2019年6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3,375,000美元
The ‘Arcot II’梨形17.21克拉D色/内无瑕/Type IIa钻石。此拍品于2019年6月19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3,375,000美元

了解这些令人沉醉的历史故事后,佳士得香港即将举行的瑰丽珠宝拍卖更显激动人心。佳士得亚洲区珠宝部主席石丽华(Vickie Sek)表示:“今季呈献的蓝宝石色调及饱和度几乎前所未有,如天鹅绒般丝滑瑰丽的色彩令人如痴如醉,相信定会令珠宝藏家大饱眼福。而戈尔康达钻石在市场上极为稀少罕见,每一颗都绝无仅有,老矿式切割方式更与如出一辙的现代切割方式分别开来,更显独特稀有。重要印度及西方皇室珠宝中常见戈尔康达钻石的瑰丽倩影。”

当今市场上的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和戈尔康达钻石

世人已知喀什米尔蓝宝石矿的寿命极为短暂,原本的矿区七年内便开采殆尽,因此产量稀缺,宝石级别的蓝宝石更是屈指可数,寥若晨星。

戈尔康达钻矿以其最纯净剔透、不含氮元素的清澈无瑕钻石而扬名世间,更获美国宝石研究院(GIA)评定为Type IIa。

“由于喀什米尔蓝宝石矿和戈尔康达钻矿产量极低,因此在市场上几乎无法见到任何喀什米尔天然蓝宝石和戈尔康达钻石。这两种珍稀瑰宝因此更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吸引全球珠宝藏家的炽热目光。”石丽华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