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珍觅宝:安及戈登‧盖蒂的无匹珍藏

盖蒂伉俪的装饰艺术和艺术品珍藏种类多元、不拘一格,堪称拍卖史上最重要的珍藏之一

无论是发掘埃塞俄比亚的古代工艺品,还是寻找艺术品遗失多年的另一部分,安‧盖蒂(Ann Getty)孜孜不倦,致力追寻。盖蒂夫妇的每间居所内,令人意想不到地摆放着丰富的藏品,让珍藏展开对话,编织出完一个美轮美奂的收藏。在这些华丽宅第内,人文史和艺术史互相碰撞,迸发火花。安‧盖蒂的品味独到,钟情打破传统,她与慈善家兼作曲家丈夫戈登‧盖蒂(Gordon Getty),共同建立重要装饰艺术及艺术品珍藏,可谓近半个世纪以来最瞩目的珍藏之一。

今年10月,佳士得纽约将举行一系列重要拍卖,将会带来夫妇二人收藏的近1,500件经典巨作。拍卖收益将拨捐安及戈登‧盖蒂艺术基金会(Ann and Gordon Getty Foundation for the Arts),以支持艺术和科学组织。

盖蒂伉俪位于美国三藩市大宅的客厅,包括将于安及戈登·盖蒂珍藏拍卖中呈献的拍品。照片©2022, Visko Hatfield
盖蒂伉俪位于美国三藩市大宅的客厅,包括将于安及戈登·盖蒂珍藏拍卖中呈献的拍品。照片©2022, Visko Hatfield

探险精神

安‧盖蒂原名安‧吉尔伯廷(Ann Gilbertin),1941年生于加州萨克拉门托谷,父母以种植桃子和核桃为生。她自小便热爱探险、科学和自然世界,长大后入读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时,亦按照兴趣修读人类学、生物学和古生物学。她于1964年认识戈登‧盖蒂,二人于同年圣诞节结婚。夫妇二人厮守56载,直至安‧盖蒂于2020年离世。

戈登‧盖蒂为美国石油大亨兼著名艺术藏家让‧保罗‧盖蒂(J. Paul Getty)之子,是古典音乐界的显赫人物。他先后于三藩市大学和三藩市音乐学院修读英文文学和作曲,后来成为杰出的作曲家,并积极推广艺术。盖蒂夫妇结合双方的专长(安的犀利眼光和戈登的敏锐听觉),成功建立独一无二的稀世珍藏。

〈安及戈登‧盖蒂〉,来自《SF Society》系列,2007年。©Larry Sultan
〈安及戈登‧盖蒂〉,来自《SF Society》系列,2007年。©Larry Sultan

安‧盖蒂曾表示:“我喜欢寻宝,特别钟情精美动人、充满惊喜和满载历史的珍罕藏品。”这份坚持驱使盖蒂夫妇踏遍世界,寻觅各样珍品,而精彩的旅程亦明显影响了二人的收藏习惯。作为第二代荷兰移民,安‧盖蒂对荷兰文化元素尤感着迷,例如代尔夫特蓝瓷静物画和荷兰殖民时期家具,而夫妇二人在三藩市大宅的部分房间,更令人恍如置身威尼斯。

安‧盖蒂不仅热衷收藏,也坚持终身学习,因此她对每件珍品背后的历史了如指掌。她怀着对旅行的热爱和探索精神,前往中国江西的古老城镇景德镇等地,学习瓷器的制作技巧。她在旅途中认识多位工匠,亦加深了她对创作过程的了解。

旅行也让安‧盖蒂能够探索她热爱的大自然,欣赏多姿多彩的美景和文化。她自小在郊区成长,喜欢探索户外,因此大自然也对她的个人品味带来莫大影响。以盖蒂夫妇在三藩市大宅中的客厅为例,便摆放了一个十八世纪巴黎风格的贝壳柜(conquillier),柜内放满她多年来收集的贝壳。安‧盖蒂对自然历史的兴趣,使她与多位杰出女性藏家同样名留青史,例如波特兰公爵夫人玛格丽特‧本廷克(Margaret Bentinck, Duchess of Portland)、阿伦德尔伯爵夫人阿莱西娅‧霍华德(Alethea Howard, Countess of Arundel)和英国夏绿蒂王后(Queen Charlotte of England)等。

清 中国珐琅绣墩。珐琅。高 19¼ 英寸(49 公分)。估价:80,000-120,000美元。此拍品将于2022年10月23日在佳士得纽约「安及戈登‧盖蒂珍藏:第四部分  中国工艺品、英国及欧洲家具及装饰艺术日间拍卖」中呈献
清 中国珐琅绣墩。珐琅。高 19¼ 英寸(49 公分)。估价:80,000-120,000美元。此拍品将于2022年10月23日在佳士得纽约「安及戈登‧盖蒂珍藏:第四部分 | 中国工艺品、英国及欧洲家具及装饰艺术日间拍卖」中呈献

科学大概是安‧盖蒂最喜爱的领域,她于1990年代曾参与埃塞俄比亚东非大裂谷的考古工作,挖掘古代遗骸。她谈及这次经验时表示:“仔细研究化石使我对颜色和形状更敏感,我学会观察最细微的设计细节和色彩变化。”

安‧盖蒂的科学研究也影响了她的收藏方式。佳士得美洲区副主席Jonathan Rendell解释:“盖蒂夫人对古生物学的浓厚兴趣,反映出她喜欢深究事物背后的历史。”这种考古式思维,使她的珍藏不但在风格和美学上互相呼应,更在历史重要性上互相关连。

此处无声胜有声

安‧盖蒂悉心挑选布置,在书籍、绘画、纺织品、家具、陶瓷和雕塑之间展开对话。她在1985年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便提到:“我所做的一切全都环环相扣。”她的居所便是最佳明证。盖蒂夫妇的珍藏在先锋杰作和古代珍品之间建立起互相交流的桥梁,宛如连接亚洲和欧洲的丝绸之路。

乔瓦尼‧安东尼奥‧卡纳尔,又称卡纳莱托(1697-1768),《威尼斯大运河入口及安康圣母圣殿》。油彩 画布。52½ x 65⅜英寸(133.4 x 165.4公分)。估价:6,000,000-10,000,000美元。此作将于2022年10月20日在佳士得纽约「安及戈登‧盖蒂珍藏:第一部分  重要绘画及装饰艺术晚间拍卖」中呈献
乔瓦尼‧安东尼奥‧卡纳尔,又称卡纳莱托(1697-1768),《威尼斯大运河入口及安康圣母圣殿》。油彩 画布。52½ x 65⅜英寸(133.4 x 165.4公分)。估价:6,000,000-10,000,000美元。此作将于2022年10月20日在佳士得纽约「安及戈登‧盖蒂珍藏:第一部分 | 重要绘画及装饰艺术晚间拍卖」中呈献

盖蒂伉俪在三藩市大宅的房间内,放有威尼斯艺术家的画作,述说当地于不同时期的故事和历史,例如简提列・德・菲布里阿诺(Gentile da Fabriano,1370-1427)的画作《隐士圣保禄》(曾挂于威尼斯共和国圣索菲亚教堂内),与卡纳莱托(Canaletto,1697-1768)及其侄子贝纳多‧贝洛托(Bernardo Bellotto,1721-1780)的画作《大运河入口》、《威尼斯东面景色和大运河》和《威尼斯:从南面眺望的里阿尔托桥》挂在一起。画作横跨威尼斯300多年的历史,不但记录了这个意大利城市的发展,也见证艺术家的创作焦点由宗教画像转至贸易中心威尼斯。

卡纳莱托的画作亦与屋内的其他藏品遥相呼应。刻划面朝东方丝绸之路的安康圣母圣殿画作,与一个为亚洲市场制造的英式时钟为邻。Jonathan Rendell解释:“这个珍藏囊括许多为异国市场制作的精品,真正地考虑到贸易过程的复杂流程。”

盖蒂夫妇收藏的中国风艺术珍品种类繁多,反映当时民众对异国珍宝或华丽精品的渴求。有别于部分人的想法,这些精品并非为了拙劣地模仿异国文化,而是为了满足当时贸易路线上各个市场对进口产品的热切需求。安‧盖蒂将这类藏品设于同一空间内,藉此彰显各国长久以来的连系。

盖蒂伉俪位于美国三藩市大宅的饭厅,包括将于安及戈登·盖蒂珍藏拍卖中呈献的拍品。照片© 2022, Visko Hatfield
盖蒂伉俪位于美国三藩市大宅的饭厅,包括将于安及戈登·盖蒂珍藏拍卖中呈献的拍品。照片© 2022, Visko Hatfield

盖蒂夫妇珍藏最引人入胜之处,在于其中丰富而细致的层次,而每件藏品的故事与美感也同样重要。安‧盖蒂在2012年接受《建筑文摘》访问时表示:“只要运用想象力,便能令任何物品和谐共存。但凡事若过于融洽协调,反会缺乏新鲜感。”对她而言,藏品的价值往往建基于其历史意义和独特来源。

安‧盖蒂知识渊博而富有冒险精神,在家中摆放曾属于教宗和中国皇家工艺品,以至埃及的马木路克马赛克镶板,打造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虽然她从未受过专业培训,但却非常了解古典风格,也懂得欣赏出类拔萃的杰作。

时间与机缘

盖蒂伉俪的大宅就像英国的宏伟庄园,将匠心工艺和艺术技巧完美揉合。安‧盖蒂凭着满腔热诚和独到的眼光,打造出层次丰富、赏心悦目的品味装潢。她指:“我重视时间和机缘为房间营造的深度,最讨厌墨守成规。大概正因如此,我很欣赏英式大宅不拘一格的装潢布置,同时兼顾舒适和气派,而且永远带着未完成的感觉。”

盖蒂伉俪位于美国三藩市大宅的音乐室、蓝色客厅和主卧室,包括将于安及戈登·盖蒂珍藏拍卖中呈献的拍品。照片© 2022, Visko Hatfield

盖蒂伉俪位于美国三藩市大宅的音乐室、蓝色客厅和主卧室,包括将于安及戈登·盖蒂珍藏拍卖中呈献的拍品。照片© 2022, Visko Hatfield

安‧盖蒂构思的室内装潢从不局限于特定的美学运动或潮流,而是往往呼应特定的主题。她灵活运用色彩、作品不同的质感,以令人惊喜的连系手法为房间塑造和谐的风格,效果出众。二人位于三藩市大宅的客厅便以雅克布-埃米尔‧布兰奇(Jacques Emile Blanche,1861-1942)为著名舞者瓦斯拉夫‧尼金斯基(Vaslav Nijinsky)绘画的画作为重点,画作的绿色和紫色亦与房间的色调互相呼应,与整体装潢完美融合。

大宅内的音乐室也体现夫妇二人的共同喜好。盖蒂夫妇经常在大宅内举行即兴演出或邀请音乐家演奏,而音乐室完美展现出戈登‧盖蒂的音乐鉴赏力。这间匠心独运的音乐室不但反映屋主对欣赏和演奏音乐的重视,更考虑到音乐艺术的视觉元素,展示了约翰‧怀特‧亚历山大(John White Alexander,1856-1915)绘画的三幅女音乐家油画。这种布置方式使藏品能缔造多元感官体验,正如Jonathan Rendell形容:“就像一边品尝巧克力蛋糕,一边听赏管风琴演奏。”

约翰‧怀特‧亚历山大(1856-1915),《钢琴》,1894年作。油彩 画布。31½ x 43½ 英寸(80 x 110.5 公分)。估价:70,000-100,000美元。此拍品将于2022年10月21日在佳士得纽约「安及戈登‧盖蒂珍藏:第二部分  古典大师、十九及二十世纪绘画日间拍卖」中呈献
约翰‧怀特‧亚历山大(1856-1915),《钢琴》,1894年作。油彩 画布。31½ x 43½ 英寸(80 x 110.5 公分)。估价:70,000-100,000美元。此拍品将于2022年10月21日在佳士得纽约「安及戈登‧盖蒂珍藏:第二部分 | 古典大师、十九及二十世纪绘画日间拍卖」中呈献

欣赏盖蒂夫妇珍藏的过程,犹如细读成千上万的人文故事。从自然奇珍到为皇室雕琢的臻品,盖蒂夫妇并非纯粹收藏佳作,而是透过藏品将截然不同的时空连为一体。安‧盖蒂在2016年接受《Haute Living》访问时,回顾在埃塞俄比亚的经历:“那里很热,而帐篷已是最奢侈的用品,但我很享受那种寻觅珍宝的感觉。”这份对探索的热情,亦成为这个传奇珍藏的驱动力和重要基础。拥有这些藏品,不但意味着拥有极致罕有的奇珍瑰宝,更能藉此沉醉于灿烂的人文历史之中。

现即登记

收取佳士得电子杂志,精选所有Christies.com的热门文章,以及即将举行的拍卖及活动等最新资讯

订阅